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黑幼龍只畫底線 反教出自律感

撰文者:尤子彥
原文出處:商業周刊 第1230期

有些話,要說出口還是該閉嘴,常常是一道愛的難題。檢視自己當父母,或者,回顧為人子女的經驗。以下情境,你的親身經歷是什麼?

青春叛逆期的女兒愛打扮、化濃妝、交不同男朋友;兒子在大賣場裡順手牽羊被逮,店家通知家長領回;決定結婚但卻不被父親祝福,打算領養小孩也遭反對。

三個親子衝突場景,如果能忍住「閉嘴」,那你一定正享受著和卡內基訓練大中華地區負責人黑幼龍,一樣的闔家和樂。

狀況一:老大逾時沒回家
不多罵,直接「依法行事」扣零用錢

黑幼龍夫婦育兒成績單,大概是許多父母所夢寐以求,三兒一女,有耶魯、史丹佛一流名校高材生,更有醫院副院長、創業有成的傑出執行長,女兒則是擁三個孩子的育兒高手;過去二十年一家人的書信往來,更結集成書出版。

性格使然,黑幼龍夫妻當不成虎爸、虎媽,管教個性迥異的四個孩子,也經歷過噩夢般的日子。早年住美國,兒子和女兒互罵髒話、把狗大便丟到隔壁院子、把火柴棒塞到鄰居家車子的油箱做實驗,曾搞得三戶鄰居一起上門抗議,和多數父母一樣,黑幼龍夫婦能做的,是訓斥、嘮叨、耳提面命,「拚命生氣根本沒用,沒有用的事何必做呢?」黑太太李百齡曾回憶,「有一天我想開了,耍媽媽權威,其實是替自己找麻煩。」於是,改變策略,畫好底線,其他就放手讓孩子自由發展。

黑家的底線是:不准吸毒、不准和人隨便有性關係。「媽媽不多話,一切『依法行事』,和朋友出去,說好凌晨兩點回來,晚回來了,說再多理由都沒用,還是要扣零用錢,」台灣卡內基訓練總經理的大兒子黑立言說。

狀況二:女兒愛上化濃妝
不批評,母女一起上街挑選化妝品

也因此,女兒交男友、兒子在賣場偷竊,甚至蹺課在街上被父母活逮,黑幼龍夫妻總是「閉嘴」,「他已經夠自責了,何必再說呢,很長一段時間,全家出門採買,付錢時立國刻意避開結帳櫃台,你就知道那個陰影有多大。」黑幼龍回憶。

看似無為而治的舉動,孩子其實都牢牢記住,多年之後,兒女們寫給父親的信就提到:「高中畢業那年,在賣場順手牽羊偷拿回力球手套,爸爸從台灣飛來美國,一進門如往常,給躲在角落的我,一個大大的擁抱,那一刻,我告訴自己,再也不做讓父母丟臉的事了。」現任華盛頓大學醫院副院長的二兒子黑立國寫道。

「青春期(的)我愛畫濃妝,媽媽有天不再批評我的模樣,還帶我去買不會造成敏感的化妝品,當時的感覺好像媽媽陪我到雜貨店買香菸一樣,」定居新加坡的女兒黑立琍回憶。

狀況三:老三選不定科系
不給意見,自己說出來才能負責任

「我當然有自己的期待和想法,但一定要忍住,」黑幼龍說,理想的親子關係,是孩子小時候當他的玩伴、後來是朋友,大學之後成為顧問,高明的顧問,話一定不多。小兒子立行念史丹佛大學時,大一、大二不知該選什麼系好,黑幼龍憋了兩年,一個建議都沒給,「那真的是最困難的閉嘴,但我不能說,他必須自己說出來,對這件事才有擁有感,並負起責任。」

雖是溝通大師,但黑幼龍也曾有過忍不住給「意見」的衝動。

從小是頭脾氣倔強「黑羊」的立國,結婚對象大他五歲、離過婚、又是黑人和日本人混血兒。自己當醫生的兒子條件好,黑幼龍一開始實在無法接受,曾脫口而出對立國說「你們結婚我祝福,你們(若)離婚我也很祝福」的氣話;婚後,立國想去柬埔寨領養女兒,越洋電話上,黑幼龍劈頭就反對,後來養女申請簽證過程請家裡幫忙,黑幼龍也是冷語對待。

但這回,輪做子女的閉嘴了。

直到多年之後,有次黑幼龍出差美國,順道去西雅圖看立國一家人,「哎喲!那時已經結婚十幾年了,夫妻倆還寫耶誕卡給對方,換作是我多不好意思啊!」回程上飛機前,立國開車載父親到一間咖啡廳,才對父親吐露這個耿耿於懷的心結。「我經過很長的思考,我原諒你了!」立國開口。黑幼龍先是愣了一下,訝異自己說過的一些話,竟在孩子心中留下疙瘩,這時他才知道,兒子當時人在柬埔寨見到要領養的孩子,因簽證問題,無法立刻把人帶出境,心情十分焦急,但台灣這邊的父親卻只是告訴他,大不了先回美國,等簽證辦好再買機票飛一趟就是,但立國卻認為,從決定領養的那刻,她就是黑家的女兒、孫女了,怎可以把自己的女兒送回孤兒院,因此無法諒解父親黑幼龍置身事外的態度。

「如果當年的話,曾讓你感到不愉快,我道歉。」親眼看到孩子闔家美滿的黑幼龍,誠懇的對孩子認錯。

「閉嘴是一種習慣,不是聽過就能懂的知識,你必須先有意願關心、諒解,並尊重對方,這真的很難,需要練習、練習再練習,」「但當閉嘴成為習慣,卻是很美好的享受,」黑幼龍分享。

(原文出處:商業周刊 第1230期)

tsjhdav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拖延的故事:如果「最後一分鐘」可以讓你這麼「有效率」,那這5個方法可以讓你常保「效能」

場景一:

某大學生坐在圖書館裡,漫不經心的滑著他的平板電腦,檢查有沒有人在FB上Tag他,接著傳了封訊息給學妹,只見學妹默默的顯示「已讀過」,沒有任何的回覆。該大學生嘆了一口氣後,把平板電腦扔到一邊,拿出了他的iPod,戴上耳機,開始聽起他最愛的音樂。
桌角旁那一堆書,在今天只翻了幾頁。

場景二:

某名上班族在開會的前一天,為了聽好朋友的傷心事,不小心聊太晚了,三點才睡,但隔天早上九點要到公司。
當他一覺睡醒,發現8點40分了,他才發現衣服還沒收…

場景三:

某個人無法前往他昔日同窗的邀約,因為隔天就要交案子了。雖然早了一個禮拜就被知道他的好友約他了,但他還是等到了赴約的前一個小時,才傳了一封Line給他的昔日好友:「拍謝,隔天公司有案子要交,不去了…」
沒想到好友很憤怒的打給他罵好幾句,令人不禁深感困擾:「又不是我故意不去,還有案子要趕啊…」

場景一的大學生,大概會在期中考之前發揮他「最後一分鐘」的效率,挑燈夜戰,以免被二一,而場景二的上班族,大概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趕上附近的捷運站,擠進人滿為患的車廂,並在車上完成大半的打扮,而場景三在趕專案的那位,偶一為之還好,若長久這樣,很快就會被朋友列為拒絕往來戶。

我們都知道我們在「最後一分鐘」的時候,做事情特別起勁,可以把之前一個月做不完的事情,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完,那滿滿的To-Do List,大概有一半會在倒數計時的時候劃掉。我們在快要遲到的時候,可以把二十分鐘的路程縮減為十分鐘。太神奇了!在最後一分鐘,火燒屁股之時,我們都成為了最有效率的工作者。

但…如果我們可以在最後一分鐘做那麼多事,那在之前,我們甚至有一天、兩天、一個禮拜甚至一個月,卻跟最後一分鐘的表現判若兩人?我們又該如何讓前面好長的時間,都像「最後一分鐘」的時候,這麼有效率呢?

1.心態的調整

火燒屁股的時候,人類的確可以發揮莫大潛能,但長期抗戰,人類能做的事更大。
就像Amazon創辦人貝佐斯所實踐的價值觀:「我們都高估了短期能做的事,低估了長久能做到的成就。」
如果我們在有限的時間內,可以完成這麼多的事,那給我們更多的時間,我們不是可以做更多?但實際上是,大多的情況下,人都是在有「很多時間」的時候任光陰流逝,但在「倒數計時」的時候,才想起「寸金難買寸光陰」。

2. 追蹤時間

你能想起你今天做過什麼嗎?上午十點二十分的時候你在幹麼?今天主要的幾件大事,你各花了幾分鐘去做?
大部份人在回答這些問題的時候,都有十足的自信,但當他們開始「計帳」,開始去記錄「時間」這本最貴的戶頭,卻會發現自己根本奢侈成性,都知道時間花去哪了。杜拉克甚至在「高效能的五個習慣」當中提及,就連多數高階經理人,也有這個通病。
替金錢計帳,已經有許多人做不到了,替時間計帳,恐怕更難養成習慣,可是時間不只是金錢,金錢更買不到片段光陰。

3.凡事都有優先順序

如果我們是很忙碌的人,很可能我們也不想晚睡,可能被繁重的其他工作拖累,逼不得已要在「最後一分鐘」才完成事情。
但對於「忙來忙去」的我們,可能要去思考的是「凡事都有優先順序」。或許我們都很忙,但錯過小孩的畢業典禮,值得嗎?錯過了老婆的生日,值得嗎?
凡事都有順序,在一團亂的時候,拿出一張紙,把要做的事情寫下,再列出你有的時間,一定要按照優先順序把他們排進計劃裡,尤其是那些你錯過就不會再有的「家庭生活」與「私人時間」,別把重要的任務,或是重要的人跟日子,忘在計劃之外了。

4.效能>效率

我們在最後一分鐘的時候多半很有效率,但總體來說,會把事情拖到最後才完,這樣做事缺少效能。「效率是把事情做到好,效能是做對的事情。」
或許我們在最後一分鐘趕出產品上線了,卻發現根本沒人買單,只因為我們沒有管理時間,在最後一分鐘我們總算趕出產品了,但行銷呢?甚至退一步來說,這個產品一開始就沒有人會買。

在時間所剩不多的時候,我們越難靜下心來,去思考問題的本質,而倉促做出的決定與解決辦法,自然容易以悲劇收場。

5.資訊落差,越早Update越好

就像場景三的那位朋友,在最後一分鐘才跟別人取消赴約,這樣別人當然會生氣,很多事情,早點溝通、早點確認,才不用趕在最後一分鐘才來滅火。
另一方面,最怕的是,別人在最後一分鐘才請你去救火,從高中時代做報告、到上班做專案,甚至創業在蓋商業模式,都會遇到類似的事,提早、主動去確認訊息,但是又不會令對方不舒服,可謂溝通的一大藝術。

你也有「拖延的故事」嗎?希望這5個方法能幫到你,不過永遠要記住,「心態的調整」絕對是第一件要去做的事,心態不調整,不會有真正的改變。

tsjhdav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惻隱之心怎麼教?

2010-08-11 天下雜誌 453期 作者:洪蘭

現在年輕人對別人的痛苦不當一回事,連生命也視之如草芥。我們要問:惻隱之心是怎麼來的,可以教嗎?

我去朋友家,看到他在替狗刷牙,問他為何如此費事,他嘆息說這隻狗是他撿來的,從小被人棄養營養不良,所以牙齒的琺瑯質沒有長好,若不替牠刷牙,很容易蛀牙。他很感嘆地說:現在許多孩子養寵物,養一養不要了,便丟掉,美其名曰放生,其實是活活餓死牠們。

台北最近也發生學生讓認養的盆栽枯死之事。市政府因宣傳花博,鼓勵學生認養盆栽,學生對植物本來就沒興趣,加上又不是自己要的,便不去管它,沒澆水,三天就枯萎了。它雖然只是植物,也是一個生命,像這樣渴死也很不應該。

看到現在年輕人對別人的痛苦不當一回事,連生命也視之如草芥,隨便就處置掉,沒有良心不安,實在很憂心,對這現象往者已矣,來者猶可追,我們問:惻隱之心是怎麼來的,可以教嗎?

這答案應該是「可以」。過去大家都認為大腦定型了不能改變,但是最近的腦造影實驗,發現大腦管情緒的迴路是可以改變的。

這個實驗是請十六名有打坐經驗的喇嘛和同齡同數,但一週前才接受基本打坐訓練的生手,在核磁共振中,聽一些會引起慈悲惻隱情緒的聲音,如女子的呼救聲。結果發現喇嘛大腦慈悲心的地方活化的比生手高很多,而且打坐的經驗愈多,腦島和顳葉頂葉交會處活化的愈高。腦島是大腦負責身體感覺和情緒的地方,而顳葉頂葉交會區對別人情緒狀態的了解很重要。

實驗者在找到大腦中負責惻隱之心的地方後,進一步看這迴路是否能透過訓練來強化。

在實驗前,先讓受試者接受兩週每天一次,每次三十分鐘的慈悲心訓練,要他們想像自己和他人正在受苦,教他們用生物回饋(biofeedback)的方式來控制心跳、血壓等生理反應。兩週後,請他們躺在核磁共振中,看戰爭血肉模糊和飢餓孩子的圖片。結果發現慈悲心可以被訓練,情緒的迴路可以被加強。

最近更有一個「社會情緒學習」(SEL)的報告,研究者將美國五至十八歲,上過SEL課的二十八萬名學生的資料輸進電腦,結果發現學生的態度和行為在上過課後都有改善,連學業成績都有進步(上過SEL的學生,SAT成績上升了一一%),而且經過教導後,他們的人生觀比較正向,情緒失控的情況和攻擊性行為減少。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孩子是要教的,但是生命教育不能在教室中教,要在實際生活中去體驗。因為有體驗才有感動,有感動才有內化,內化了才能成為他品德的一部份。現在的考試,基本上跟做人做事沒有關係,而且關在教室久了,學生感情反而遲鈍沒有惻隱之心了。

杜威說「生活即教育」,我們應讓孩子「正常」的過日子,從生活中,學習負責任和尊重生命的正確態度。

在二十一世紀,任何教育普及的國家都不應該有因不尊重生命而使生命消失的恥辱發生。(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tsjhdav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