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方法用對安眠藥

2007-07 康健雜誌104期 作者:李怡嬅

安眠藥已成為遭濫用的第三大藥物。究竟讓人快速入眠的糖衣背後,隱藏怎麼的危機?怎樣服用能避開陷阱?

「暗夜如死刑犯坐困牢房,尤其月光令人發狂的恐慌。陽光升起時除了一絲涼淡淡的希望,伴隨而來是身心俱疲的悲觀,彷彿刑期更近了,而我要努力撐起鈍重的腦袋,去和永無止盡的日子打仗。」作家鍾怡雯在所著的《垂釣睡眠》中,深刻描繪出失眠時的沮喪與無奈。

她並不孤單。根據台灣睡眠醫學會統計,全台超過200萬人睡不好。

而安眠藥就像萬能鑰匙,幫助失眠的人快速打開睡眠大門,致使安眠藥濫用情形嚴重,在國內藥物濫用排行榜上高居第三,僅低於毒品海洛因及安非他命。

健保局統計,台灣人平均一年吞掉13億顆安眠鎮靜藥丸,健保支出超過十億元,且每年以15%的驚人速度成長。台北榮總精神科主任蘇東平與家醫科主任陳曾基估算,至少半數台灣人吃過安眠藥,其中不乏一次使用超過5種藥物者。

「甚至連醫界也是高濫用群,」和信治癌中心身心科醫師吳佳璇不諱言,醫生取得藥物比一般民眾方便,更容易過度使用。例如有位醫生曾因嚴重失眠,每天得吞20顆安眠藥才能入睡。這位醫生常披上白袍到家醫科診間,以急著開會、趕時間為由,請對方先開藥給他,容後再看病歷,他屢屢達成目的,但也愈吃愈重,自己的藥不夠吃,甚至去護理站藥櫃拿住院病人的吃,後來終於被發現。

請神容易送神難

安眠藥濫用會帶來可怕的危機。

最常見是成癮問題。安眠藥成癮性雖然比嗎啡弱,但長期服用仍有可能愈吃愈重,甚至養成依賴。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藥劑科主任張信男解釋,長期濫用安眠藥,會造成腦部對藥物的接收器疲乏,而為了要入睡,又得吃進更多藥丸。耕莘醫院精神科主任楊聰財透露,門診中「一天吞20顆、40顆的大有人在。」

而已經養成依賴性的病人,如果猛地停藥,會出現戒斷症狀,如浮躁、焦慮、心悸、冒汗等生理反應,讓人更睡不著。很多人受不了又回頭吃藥,掉入難以自拔的惡性循環。

甚且,有些人想戒也戒不掉。蘇東平曾找了60個服用安眠藥達數個月到2年的民眾做研究,這些人在醫生建議下成功的逐步降低用藥量。但實驗最後仍有一半的人減到剩下1/8顆,即無法再突破,「這是心理依賴,」蘇東平仰頭,做出吞藥的動作,「這個動作是他們睡前儀式。」

愈吃愈笨?

安眠藥濫用還會影響腦部功能。

包括法國、澳洲等地都有報告證實,過度使用安眠藥導致人健忘、反應遲鈍、大腦愈來愈不靈光、甚至使失智症患者的病情加劇。楊聰財指出,安眠藥在於抑制中樞神經或大腦皮質(掌管大部分的心智活動)的同時,大腦同部位的功能也會乖乖屈服。像堵塞的水溝,即使白天甦醒後大腦神經元開始活躍,仍無法「全線暢通」。

另個不容忽視的是老人跌倒問題。林口長庚醫院精神科醫師張家銘調查發現,安眠藥的使用習慣與老人跌倒人次有正相關。

原因是老人的生理機能退化,藥物代謝慢,致使白天大腦昏沉而不小心跌倒;其二是老人家毛病多,吃的藥也愈多,「許多長輩被重複開藥而不自知,呼嚕呼嚕把藥全都吃下肚,」張家銘搖搖頭,醫生、病人、及家屬都容易忽略這點。

夢遊驚魂記

吃安眠藥後夢遊聽起來或許不可思議,但事實上在台灣,「幾乎每個精神科醫師都遇過,」台北市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精神科主任束連文斬釘截鐵地說。

一年多前,28歲、在診所工作的李小姐,遭逢感情不順及工作繁重的雙重困擾,晚上常輾轉難眠、焦慮不安。她就近看精神科醫師,醫生開了安眠藥,叮囑她不要天天吃,最好睡不著的時候再使用。

安眠藥很快地幫李小姐解除了失眠的魔咒,她也乖乖依照醫生指示,一個禮拜頂多吞1、2顆。

某天,她不經意查閱手機裡的通話紀錄,赫然發現前一晚曾和朋友通過電話,自己卻一點印象也沒有。她趕緊回撥求證,對方的確打了電話給她,兩人還聊得很開心。「那種感覺很可怕,」李小姐想起來仍餘悸猶存,之前接了多少次手機、和誰講過什麼話,她根本不敢去想。

類似的例子中外皆有。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接到一些案例,有些民眾記得自己吞下藥後已上床睡覺,醒來時卻發現身上穿著內衣褲或睡衣,在路邊被警察銬上手銬,或是發現床上有餅乾屑、廚房水槽水滿為患、甚至爐子的火還在燒等。

為什麼安眠藥會有這麼驚人的副作用?醫生的說法是目前最多人服用的Zolpidem如使蒂諾斯,專一性強,能快速「催眠」掌管睡眠的大腦前額葉基底部下視丘,但大腦其他部位仍醒著,還能說話、進食,所以有些病患會做出無意識、但看似正常的舉動。

到底誰容易服完藥後夢遊,醫界尚未有標準答案。有醫生認為可能是民眾服完藥後沒立刻上床導致。

必然之惡?

雖然壞消息頻傳,但從另個角度看,適量的使用能幫助一些短期失眠、大腸激躁症、慢性病患、精神病患者舒緩焦慮、維持生活品質。

「安眠藥不是不能吃,重點是不要濫用,」吳佳璇加重語氣,正確服用,它是抗失眠的好工具,而不是夢魘。

到底該怎麼吃?何時可以服用?

提醒一、一定要先諮詢過醫生,不要私自到藥房買藥或吃別人的。

馬偕醫院精神科醫師陳俊欽在《別怕安眠藥》中建議,就醫時,最好掌握以下原則,當個聰明病人:

1.注意醫生開藥的時機。他應該在你說完所有的情況、協助你釐清問題後再開藥,而不是你一說失眠,醫生就將眼神飄向電腦,草草結束問診,急著找藥給你吃。

2.多提問、了解醫生的治療計畫。如藥物的副作用、要使用多久、什麼時候可以停藥等,並請醫生提供非藥物的抗失眠之道。

3.詳實告訴醫生你最近常服用的藥物,避免不小心產生互相干擾或加乘作用。

提醒二、最好在就寢前半小時服用。不要想說先睡睡看,睡不著再起來吃,愈晚吃愈會影響隔天的起床時間。最好先預估安眠藥讓你有8~9小時的睡眠時間,例如預定早上7點起床,就在前夜10~11點服安眠藥後就寢。

提醒三、服藥時不宜飲酒,避免與藥物產生交互作用。

提醒四、使用後如果有任何不適,或是用藥量開始增加,要趕緊告訴醫生,以調整藥量或換其他藥物。

提醒五、避免天天使用、或連續服用超過4星期,否則會產生依賴性,掉入難以自拔的漩渦。

睡眠界權威李宇宙醫師在生前最後著作《李宇宙好眠自助寶典》中建議適合服用安眠藥的時機:

1.前一天失眠情形嚴重。

2.白天有特別發生影響睡眠的事情。

3.晚上有可能讓你情緒亢奮或緊張而睡不著的活動。

4.就寢前躁動或害怕失眠。

5.隔日有重要會議或待辦事項。

提醒六、若已經成癮而想停藥時,最好與醫生討論後,慢慢減藥,不要貿然停藥。楊聰財建議可以一週為單位,例如晚上吃2顆藥的人,第一週先維持同樣藥量,讓身體習慣這樣的濃度。第二週減掉1/4藥量,第三週再減一半,逐步遞減。

「安眠藥只能治標,」楊聰財叮嚀,記得回頭去檢視失眠的元兇,到底是生活壓力、抑或生理疾病引起,解決元兇,才是根本之道。

(審稿專家:和信治癌中心身心科醫師吳佳璇)

一分鐘醫學教室 安眠藥的種類

第一代安眠藥巴比妥鹽類(Barbiturate)誕生於1900年左右,容易成癮且會抑制呼吸,過量使用會要命。1960年,第二代苯二氮平類(BZD,benzodiazepines)問世,這類藥物沒有致命危機,但有上癮風險。而第三代非苯二氮平Zopidiem在1990年出現,副作用較少,但藥效較短。

揪出安眠藥濫用的真相

安眠藥是處方用藥,醫生應該是守門人,「但有些醫生太輕易開藥,又不做詳細的衛教,」多位精神科醫師說,這是醫界的壞習慣。事實上安眠藥應該是最後一道防線,醫生要先教病人抗失眠的方法,真的沒辦法時再開藥。若開立處方,也要清楚說明用藥原則。

32歲的玉琪最近常翻來覆去睡不著,於是跑到公司附近一家區域醫院的精神科就醫,期待專業的醫療幫她趕走失眠的魔咒,而不是靠藥物(她深知如果要靠藥物,到住家附近的診所看就好了,醫藥費還比醫院便宜)。

但結果令她失望。整個問診時間約只有3分鐘,醫生只簡短的問「有沒有規律運動?」「該做的都做了?」就點了點滑鼠開藥。

「可是,我不想仰賴安眠藥,」玉琪皺眉脫口而出。

不料醫生只冷冷的說,「我也不希望,」就別過頭去。玉琪離開診間時覺得很生氣,後來領藥時發現醫生一口氣開了28天的藥給她,更是火冒三丈。

另個問題是醫生不該開超過一個月的藥,這是醫界的共識。但成功大學調查發現,醫生在一個月內停止安眠鎮定劑處方的比例不到一半(47.67%)。

此外,和信治癌中心身心科醫師吳佳璇坦言,有些醫生太忙了,忽略查看病人的用藥紀錄,產生重複開藥的問題。

病人的用藥惡習

病人的用藥觀念也需要改進。台灣就醫方便,不少民眾習慣四處逛醫院。衛生署管制藥品管理局稽核組代理組長許炳彰發覺不少案例,更誇張是有民眾10個月內到11家診所領了8千多顆安眠藥,如果全部吞下肚,一天要吃27顆。

「令人憂心的是流向問題,」許炳彰嘆氣,這些四處領藥的人若分送給其他人、或將安眠藥給賣給藥局,更增加管理的難度。

自行配藥、以及台灣人「吃好逗相報」的習慣也是個大問題。

吳佳璇醫師遇過一位退休的老先生,把A醫院、B醫院及鄰居給的安眠藥、抗焦慮藥,通通混在一起吃,「還好有次他兒子銜命拿著父親自己配好的藥來要我『照這樣開』,發現問題阻擋下來,否則兒子和我都不會察覺,」吳佳璇搖搖頭。

政府不夠積極

安眠藥是第三、四級管制藥品,主管機關管制藥品管理局應監測、稽查醫療診所的開藥情形及藥局有無販賣偽禁藥。

但現在隨便到一家藥局仍買得到安眠藥,「顯示管理有漏洞,」林口長庚醫院精神科醫師張家銘直陳。

管制藥品管理局、健保局應該雙管齊下,控管安眠藥的流向及病人使用情形。例如有些國家在電腦處方系統會提醒開太多藥的醫生:你的病人已經吃很多藥了,你確定還要繼續開嗎?而英國政府也試驗過,發現安眠藥用量過高或是使用過久的民眾,會寄發警告單給他,勸他自我檢視,並與醫師討論安眠藥是否吃太重。

建構安全的用藥環境,需要各界一同努力。

如何用安眠藥調時差?

為了克服出國出差、旅行後惱人的時差問題,許多人藉由安眠藥調時差,但不知道如何調整藥量,以避免愈吃愈重,或作息愈調愈亂。

耕莘醫院精神科主任楊聰財提供自己的用藥方法。最近他從美國開會回來,時差還沒調整過來旋即投入工作,為了避免睡不好的疲倦感影響工作,他吃了近一個禮拜安眠藥,順利調整時差。用法是頭3天吃1顆安眠藥加1顆褪黑激素,接著3天吃半顆安眠藥加1顆褪黑激素,第7天吃1顆褪黑激素。

千萬記得配合固定時間睡覺、起床。楊聰財每晚11點半上床、早上7點半起身,不熬夜、也不賴床,規律啟動一天的生理時鐘。

tsjhdav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