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方正:3個問題,消除人生的問號

2012-10 Cheers雜誌145期 作者:口述/沈方正、整理/盧智芳

我在年輕人身上最常看到的徬徨,是很多人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或即使知道了,不知道走的方向對不對;又或是找到了,也正在做,卻沒把握,困惑於未來到底會不會成功。

這都是正常的,不要害怕。只是,如果你覺得困擾,希望找出答案,那麼我想問你幾個問題,你可以從這裡思考看看。

第1個問題:你的理想值多少錢?

選擇工作時,你經常得面臨這個判斷:薪水合不合理?旁邊有很多人會給你意見:什麼樣的工作錢比較多,什麼樣的工作會發股票,找一份高薪的工作,看來好像很重要。不過,當你把心思始終放在「錢」上面打轉,往往就不見得能忠於自己真正的興趣和專長。

老實說,剛出社會是很難靠薪水發財的,只顧著考慮金錢,很容易做到自己不快樂、不喜歡的工作。一個月領26,000還是36,000元,現在看來差別很大,但如果前者是你喜歡的工作,後者不是,你在兩者間選了後者,不就等於告訴自己:你的理想或興趣,一年只值12萬?

我並不是說有理想、有趣的工作,錢一定比較少。如果你能找到有興趣、錢又多的工作,趕快去,這是好事。可是當兩樣必須擇其一時,不要把薪水放在前面,要更重視什麼是你真正擅長做的事,以後路才走得長久。

有句話說:「人兩腳,錢四腳。」找到喜歡做的事,雖然一開始你兩隻腳,錢四隻腳,追它很累;但是久了做出成績,有一天,它一定會來追你,那時候你自然而然就會輕鬆了。

第2個問題:你該學習成功的人嗎?

社會上有很多成功典範,「因為喜歡他的故事,所以想跟他一樣」,這種念頭很容易在心中出現。

以我自己為例,大家喜歡看我寫的專欄,從中了解我的工作內容,連帶地嚮往我走過的路,於是得到一個結論:「不如我也跟沈方正一樣,選擇進旅館業好了。」

然而,這樣想,真的對嗎?

你看到的部份,很可能只是事實的表象。拿我來說,我的工作時間很長,腦力、體力都耗費很大,還要有很高的EQ。在沒有升上部門主管以前,收入都不是很高。如果只是受我的故事吸引進來,但工作本身並不適合你,最後你不但會發現沒辦法繼續,說不定還會覺得被我「騙」了。

這個問題其實和第一個問題彼此呼應:在你做決定時,薪水或別人身上的成功,都比自己心裡的聲音更重要嗎?你想學某個人,到底是學他的什麼?這是我看到很多人沒有仔細去分辨的。

第3個問題:你怎麼規劃你的人生?

我的人生是不大有規劃的。我並不是一畢業就很清楚要做這一行,只是剛好應徵上,而我身上又剛好有些適合在這行發展的因素,一路走來,不斷有人給我幫助,所以我可以做得這麼久,到現在還做得很熱血、很用力。

在難以規劃的人生中,到底可以規劃什麼?其實冥冥中,每個人都有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像剛過世的單國璽樞機主教,罹患癌症後還是持續出去布道、見證,這是因為他想通人生的道理,從此做出生病後的規劃。

關於做什麼工作、什麼時候應該換跑道,這些都算不上是人生規劃;怎麼幫助別人、發揮天賦,又對社會有益,這才是你真正要做的規劃。

現在世界變化太快,你說要事先計畫好未來的career,實在太困難了。唯一能做的,是賦與自己的人生某種意義,好好活出精采、不浪費的生命。

所以,找到目標、為它全力以赴,在愈混亂、愈變動的年代中,仍然有一顆相信自己的心,這才是人生可以規劃的。只要想清楚,做什麼都不可怕,碰到什麼問題,都不會覺得辛苦,因為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

這3個問題,你不見得可以馬上回答,但從今天開始想,總會愈來愈清楚。等到有一天必須離開這個世界時,才不會覺得虛度,不會心中仍然帶著一堆問號,可以篤定地對自己說:「多多少少,我這一生做了些有意義的事。」

這才是不同的人生境界,也是此刻我最想對年輕人說的話。

同場加映:你最該管理好的,是自己

過來人都會這樣說:當主管是項永遠的修練。因為成功帶人帶心的前提,靠的絕非名目上的職銜與權力,最終仍要回歸到個人的信念與影響力。因此,一旦踏上管理之路,第一個要挑戰、要突破、要改變的對象,絕不是團隊或部屬,而是自己。

7月底,在Cheers Club邀請下,上銀科技總經理蔡惠卿與君品酒店總經理張羽就「自我突破」為題,展開一場精采對談,以下即為現場摘要,值得有心不斷追求進步的經理人參考。

Q:在人生中,你們自己覺得最有意義、影響最深遠的一項突破是什麼?

蔡惠卿(以下簡稱蔡):我覺得最困難的突破,是改變別人對你的刻板印象。

有一次,我回到南部參加小學同學會,大家招呼我的第一句話,都是「蔡惠卿,原來妳還活著啊?」原因是我小時候常生病,很少上學,同學們對我的印象永遠是躺在病床上,體弱多病的樣子。

幾個星期後,同學寄給我一張小學的全班合照,我一眼就認出自己,蹲在第一排,抬頭挺胸,笑得非常開心。沒想到,當我把照片秀給最親近的幾個人看時,他們都指著另一個彎腰駝背、臉上愁眉深鎖的小女孩,異口同聲:「這個一定是妳!」

當下我很震撼,原來別人眼中的我,竟然和自己想像的完全不一樣。這件事發生後,我開始改變,想努力扭轉別人對我的印象,這個「突破」,花了我近20年的時間。

張羽(以下簡稱張):小時候,我的脾氣比較急躁,經常動不動就和人起爭執。家人們都知道我的缺點,但始終很有耐心,想盡辦法要改變我。

17歲那一年,我因為打架受傷,被送進醫院急診室,還在家裡休養了一個月,這段期間,我的家人一句責備的話都沒有。那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有這麼多愛我的人在身邊,我怎麼還拼命做些傷害自己的事?從此,我徹底收斂脾氣,漸漸走向正規的道路,這是個性上的重大突破。

另一項突破是我決定到中國發展。2002年,我從台北遠東香格里拉酒店調任到杭州香格里拉酒店,帶領市場銷售部。一開始,我很高興有機會接觸中國大陸市場,之後卻發現文化隔閡非常嚴重,工作處處碰到困難。而且,本來員工編制應該有39人,當時卻只給我22人。

我很苦惱,打電話和總部商量,公司建議我先從「放低身段」開始。我開始主動釋出善意,和團隊明確溝通我的營運方向,慢慢提高雙方的信任感。往後的工作終於漸漸平順,業績也逐步提高。

Q:兩位目前都是高階主管,就你們的觀察,通常部屬難以突破的盲點在哪裡?你們會提供什麼協助?

蔡:我會先觀察一陣子,了解員工無法突破的原因是什麼?工作對他的意義為何?和他原先的初衷是否有落差?唯有掌握這些資訊,才能找出問題的癥結。

我們公司定期會舉辦教育訓練,請同仁分享自己「人生中最在乎的一件事」。一位經常出差的同仁就提到,每當他拖著行李準備離家,小兒子就會嚎啕大哭,讓他非常不忍,甚至到無法專心工作的地步。

聽說這件事後,我進行了一項祕密計劃:拿著那位同仁的照片,找手工業者花了兩個多月訂做一個和他模樣相同的玩偶。

當時那位同仁已提出離職,但在我將玩偶交給他,告訴他「這個可以暫時代替你,讓兒子抱著睡覺」的瞬間,他就哭了,這為他帶來心裡的安定感。

主管們可以引導部屬找到藏在心裡最深、最在乎的那個「點」,唯有找到真正渴求的目標,才有可能進行突破。

張:一般人無法突破的原因,通常來自封閉的態度,永遠在同樣的框架裡打轉,沒有勇氣跨出去。

我的建議是,應該盡量擴大自己的「舒適圈」。除了固定聊心事的幾個死黨外,你應該定期找不同領域的朋友,或是之前提到的人生導師,和他們談談,對心境和工作上的進展都會有幫助。

另外,我非常推薦大家鼓起勇氣,主動找老闆聊聊天。如果沒有機會接觸最高職級的老闆,找直屬主管也是很好的做法,因為他們最了解你工作的優缺點。如果你願意主動談談自己的狀況、遭遇的困難,並提出具體建議,主管們一定會非常驚喜!

在雲品和君品,我一年頂多遇到2個這樣的員工,但我非常期待能有更多。跨出溝通的第一步,就是突破的開始!

未來,你們最想做哪些新的突破?

蔡:人生有很多面向,不管是親情、友情、愛情、事業或是自我,都必須好好經營。但我發現,老闆對我的制約實在太嚴重了!

我最近才意識到,即使人在渡假,只要手機顯示老闆的來電,我都會馬上立正站好,專心接電話,因為太在乎老闆的評價,這個情形他應該還不知道(笑)。

上面提到的5種面向,只有「自我」完全無法倚賴他人,得自己想辦法解決。認真經營自我,是我最近正在努力的突破。

張:我從日月潭雲品酒店調任到台北君品,目前最想達成的突破,就是把中南部飯店獨有的「熱情」引進來。

也許需要一段時間讓員工們習慣,但我相信,透過不斷訓練、不斷Team Building,一定可以打破大家覺得「台北飯店比較冷漠」的刻板印象,讓君品發光發熱。

用一句話做為這次對談的總結,你們想說什麼?

蔡:做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同時常保赤子之心。

生命可長可短,你永遠不知道哪一天會離開,唯一不讓自己後悔的方式,就是認真去做你覺得「有意義」的事。一顆赤子之心,會帶給你更多創意,讓你有更加豐沛的情感與他人互動。

張:正向思考,並和正面樂觀的能量聚集。

人生總是有起有落,如何讓自己盡量維持在平穩的狀態,並不斷創造新的高潮?答案就是「正向思考」。常去充滿正面力量的場所,多和積極進取的人交流。學會正向思考,無論碰到再大的困難,你都有能力扭轉,重新創造另一個突破!(蔡茹涵 整理,Cheers雜誌95期

tsjhdav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