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幼龍只畫底線 反教出自律感

撰文者:尤子彥
原文出處:商業周刊 第1230期

有些話,要說出口還是該閉嘴,常常是一道愛的難題。檢視自己當父母,或者,回顧為人子女的經驗。以下情境,你的親身經歷是什麼?

青春叛逆期的女兒愛打扮、化濃妝、交不同男朋友;兒子在大賣場裡順手牽羊被逮,店家通知家長領回;決定結婚但卻不被父親祝福,打算領養小孩也遭反對。

三個親子衝突場景,如果能忍住「閉嘴」,那你一定正享受著和卡內基訓練大中華地區負責人黑幼龍,一樣的闔家和樂。

狀況一:老大逾時沒回家
不多罵,直接「依法行事」扣零用錢

黑幼龍夫婦育兒成績單,大概是許多父母所夢寐以求,三兒一女,有耶魯、史丹佛一流名校高材生,更有醫院副院長、創業有成的傑出執行長,女兒則是擁三個孩子的育兒高手;過去二十年一家人的書信往來,更結集成書出版。

性格使然,黑幼龍夫妻當不成虎爸、虎媽,管教個性迥異的四個孩子,也經歷過噩夢般的日子。早年住美國,兒子和女兒互罵髒話、把狗大便丟到隔壁院子、把火柴棒塞到鄰居家車子的油箱做實驗,曾搞得三戶鄰居一起上門抗議,和多數父母一樣,黑幼龍夫婦能做的,是訓斥、嘮叨、耳提面命,「拚命生氣根本沒用,沒有用的事何必做呢?」黑太太李百齡曾回憶,「有一天我想開了,耍媽媽權威,其實是替自己找麻煩。」於是,改變策略,畫好底線,其他就放手讓孩子自由發展。

黑家的底線是:不准吸毒、不准和人隨便有性關係。「媽媽不多話,一切『依法行事』,和朋友出去,說好凌晨兩點回來,晚回來了,說再多理由都沒用,還是要扣零用錢,」台灣卡內基訓練總經理的大兒子黑立言說。

狀況二:女兒愛上化濃妝
不批評,母女一起上街挑選化妝品

也因此,女兒交男友、兒子在賣場偷竊,甚至蹺課在街上被父母活逮,黑幼龍夫妻總是「閉嘴」,「他已經夠自責了,何必再說呢,很長一段時間,全家出門採買,付錢時立國刻意避開結帳櫃台,你就知道那個陰影有多大。」黑幼龍回憶。

看似無為而治的舉動,孩子其實都牢牢記住,多年之後,兒女們寫給父親的信就提到:「高中畢業那年,在賣場順手牽羊偷拿回力球手套,爸爸從台灣飛來美國,一進門如往常,給躲在角落的我,一個大大的擁抱,那一刻,我告訴自己,再也不做讓父母丟臉的事了。」現任華盛頓大學醫院副院長的二兒子黑立國寫道。

「青春期(的)我愛畫濃妝,媽媽有天不再批評我的模樣,還帶我去買不會造成敏感的化妝品,當時的感覺好像媽媽陪我到雜貨店買香菸一樣,」定居新加坡的女兒黑立琍回憶。

狀況三:老三選不定科系
不給意見,自己說出來才能負責任

「我當然有自己的期待和想法,但一定要忍住,」黑幼龍說,理想的親子關係,是孩子小時候當他的玩伴、後來是朋友,大學之後成為顧問,高明的顧問,話一定不多。小兒子立行念史丹佛大學時,大一、大二不知該選什麼系好,黑幼龍憋了兩年,一個建議都沒給,「那真的是最困難的閉嘴,但我不能說,他必須自己說出來,對這件事才有擁有感,並負起責任。」

雖是溝通大師,但黑幼龍也曾有過忍不住給「意見」的衝動。

從小是頭脾氣倔強「黑羊」的立國,結婚對象大他五歲、離過婚、又是黑人和日本人混血兒。自己當醫生的兒子條件好,黑幼龍一開始實在無法接受,曾脫口而出對立國說「你們結婚我祝福,你們(若)離婚我也很祝福」的氣話;婚後,立國想去柬埔寨領養女兒,越洋電話上,黑幼龍劈頭就反對,後來養女申請簽證過程請家裡幫忙,黑幼龍也是冷語對待。

但這回,輪做子女的閉嘴了。

直到多年之後,有次黑幼龍出差美國,順道去西雅圖看立國一家人,「哎喲!那時已經結婚十幾年了,夫妻倆還寫耶誕卡給對方,換作是我多不好意思啊!」回程上飛機前,立國開車載父親到一間咖啡廳,才對父親吐露這個耿耿於懷的心結。「我經過很長的思考,我原諒你了!」立國開口。黑幼龍先是愣了一下,訝異自己說過的一些話,竟在孩子心中留下疙瘩,這時他才知道,兒子當時人在柬埔寨見到要領養的孩子,因簽證問題,無法立刻把人帶出境,心情十分焦急,但台灣這邊的父親卻只是告訴他,大不了先回美國,等簽證辦好再買機票飛一趟就是,但立國卻認為,從決定領養的那刻,她就是黑家的女兒、孫女了,怎可以把自己的女兒送回孤兒院,因此無法諒解父親黑幼龍置身事外的態度。

「如果當年的話,曾讓你感到不愉快,我道歉。」親眼看到孩子闔家美滿的黑幼龍,誠懇的對孩子認錯。

「閉嘴是一種習慣,不是聽過就能懂的知識,你必須先有意願關心、諒解,並尊重對方,這真的很難,需要練習、練習再練習,」「但當閉嘴成為習慣,卻是很美好的享受,」黑幼龍分享。

(原文出處:商業周刊 第1230期)

tsjhdav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